本报记者余若晰
连续两年亏损的西部牧业,走在了退市的边缘。2018年上半年,公司业绩虽然有所好转,但仍亏损4161.66万元。
10月12日,西部牧业发布公告称,公司股票可能存在被暂停上市的风险。值得注意的是,这也是近两个月之内,公司发布的第七次退市警示公告。
扭亏、求变成为西部牧业当前最迫切的事情。 高层数次大规模调整
改变,往往是出于对现状的不满。这句话用在西部牧业身上,恰好非常合适。
出售旗下16家全资及联营的奶牛、肉牛养殖公司股权,是西部牧业求变的第一步。当时,西部牧业表示,售出养殖公司的原因,是为进一步降低公司亏损,优化资产结构,提高管理效率,降低运营成本。
然而,出售旗下养殖企业只能解燃眉之急,治标不治本。为了从根本上解决公司的困境,西部牧业开始了一系列的管理层变动。
今年年初,西部牧业发生了大规模的高层人士变动。
2月2日,西部牧业发布公告,公司董事长徐义民、总经理陈光谱今后将不再担任公司及下属公司的任何职务,离职的原因是因“工作调动”。
值得注意的是,1961年出生的徐义民,从2003年起就入职西部牧业,算得上公司元老级的人物。
半年时间过去,10月10日,西部牧业高管层再次发生变动,而此次人员变动涉及到公司副总经理陈建防、姜梅以及财务总监张予惠。
对于上述三位高管离职的原因,西部牧业在公告中表示是“工作调动”,三位高管辞职之后都不再担任公司的任何职务。
值得一提的是,在辞职的三位高管中,陈建防有着多重身份。除了担任公司副总经理之外,他还担任下属公司新疆泉牲牧业有限责任公司执行董事兼总经理、石河子市天源食品科技有限责任公司执行董事兼总经理、新疆喀尔万食品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此外,陈建防还持有公司22万股的股份。
在业内人士看来,陈建防此前在公司扮演者举足轻重的角色,其离职势必给公司带来诸多变化。
如果说西部牧业原有高管的变动是为公司的经营不善埋单,那么,管理层变动后,西部牧业是否会发生根本性的变化?
对此,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西部牧业未来应该加强公司治理结构、推动经营现代化,着眼于长期的企业结构性改革,而不是追求短期业绩改善,否则治标不治本。虽然畜牧业的不确定性因素很多,但是可以通过加大科技创新来管控相关风险。
外聘职业经理人求变
日前,《证券日报》记者从西部牧业处获悉,西部牧业高管层进行了大调整,新的管理团队已经重整出发,西部牧业将会以新的形象谋求蜕变。
据西部牧业相关人士向《证券日报》记者介绍,从2018年5月份开始,西部牧业的工厂重新开始投入生产。
而这次的重新生产与以往不同,西部牧业采用了新的管理者、运营者以及生产者。“我们引入了专业的人才和严苛的管理部门,整顿过后,整个公司已焕然一新,西部牧业将用全新的面貌、严谨的态度,重新出发。”西部牧业相关人士对《证券日报》记者介绍到。
此外,西部牧业还与中国农业大学合作成立了研究发展中心和人才培训中心,与新疆农垦科学院和石河子大学合作成立了畜禽工程技术研究中心等研发机构,与加拿大、澳大利亚等国家的院校和企业在良种繁育、饲养管理等领域建立了广泛的合作。
据西部牧业相关人士介绍,通过这些合作,公司原本的研发实力得到了大幅度提升。“公司已掌握了大规模实施性控冻精技术和胚胎移植技术,并成功应用于下属奶牛养殖基地。实施性控冻精技术和胚胎移植技术需要大量的专业兽医技术人员和专用设备,西部牧业在畜牧科技领域处于业内领先地位。”
目前,西部牧业15万吨饲料加工生产线投运生产、奶牛养殖基地有序运行、婴幼儿配方奶粉恢复生产等工作扎实稳步推进,完善乳品加工、种畜肉牛、饲草料综合利用全产业链,力求做到公司健康、有序的向前发展。
与此同时,西部牧业通过建立“物料源头到销售终端”全过程控制体系对产品质量进行全程控制,提高源头掌控能力,规范对生产过程中风险的控制,加强销售流通环节管理,深化食品产业链全程追溯体系建设。最终实现原料端、生产端、运输端、流动端、监管端等环节无缝衔接,确保并实现产品质量可追溯。
此外,值得注意的是,西部牧业旗下的西牧乳业已经全面实现市场化运作,实行职业经理人管理模式,加快市场统筹布局,完全实现市场化运作,要根据产品结构、消费群体的不同特点,适时调整营销策略,确保市场占有率,提升公司的核心竞争力。
同时,西部牧业以转变职能为突破口,全员实施竞争上岗,实行专业化板块管理,深入推进公司改革。推进职能转变,提升工作效能,打造与业务发展相适应的高效组织运营体系,实行按照工业、养殖专业化分版块管理。梳理部门职责,实施岗位评价。实行工资与业绩创造挂钩的市场化的弹性薪酬分配体系,并做到公平公开,透明操作,充分发挥薪酬分配的激励导向作用。
“西部牧业当前以高效精细管理为目标,全面提升精益管理,努力实现企业扭亏为盈;夯实产业基础,珍视婴配粉生产许可通过验收的机遇,巩固整改成果,恢复市场信心。”西部牧业相关人士告诉《证券日报》记者。
在乳业专家宋亮看来,西部牧业目前所做出的改变都是非常有益的。
“上游牧场的剥离,让西部牧业逐步减轻负担,同时也在一定程度上降低了企业的成本,这会使西部牧业的业绩有所好转;而新的管理层的加入也让西部牧业进行了很大的调整,牧场的剥离就是调整的一方面。”宋亮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
宋亮还表示,对于西部牧业来说,接下来,需要在市场上不能犯更多的错误,在发展定位上应该侧重于下游产品,对品牌的宣传也要下功夫。西部牧业拥有地域优势,地方政府也会给予资金支持,这对于西部牧业在产品研发和新品上市方面有很大的帮助。建议西部牧业把一款产品搞好,其发展就有机会。

北京商报讯10月31日晚间,新疆西部牧业股份有限公司发布公告称,董事会于2018年10月31日收到公司副总经理马新伟的书面辞职报告,马新伟因工作调动申请辞职,辞职后不再在公司及下属公司担任任何职务,且未持有公司股份。
据了解,这已经不是西部牧业高管首次辞职。10月22日,西部牧业发布公告称,收到公司董事、副总经理王建华和总畜牧师陈红莉的书面辞职报告;10月10日,西部牧业发布公告称,收到副总经理陈建防、姜梅和财务总监张予惠的书面辞职报告,据了解,以上5人均因“工作调动”原因离职。
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分析认为,西部牧业出现高管接连不断辞职与业绩不佳不无关系。数据显示,西部牧业2016年亏损5221万元;2017年亏损达到3.76亿元;2018年上半年营收3.31亿元,同比减少2.67%,净利亏损4161.66万元,同比增加10.29%。不过,西部牧业近日收到此前转让持股公司的股权转让款,以及各养殖公司欠西部牧业款项使三季度业绩出现好转,2018年三季度实现营业收入5.33亿元,同比下降0.71%,净利润2298万元,同比增长128.6%。

本报记者夏芳
连续2年业绩亏损,如果今年不能扭亏,等待西部牧业的命运唯有退市。
7月24日晚间,西部牧业一口气发了26条公告,内容涉及相关资产的审计报告及股权转让评估报告。西部牧业决定将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畜牧工程技术研究中心持有股权的四家奶牛养殖子公司、三家奶牛养殖场、三家肉牛养殖子公司,共十家养殖公司,受让给新疆天山军垦牧业有限责任公司,交易价格总计为1.37亿元。
对于售出养殖公司的原因,西部牧业表示,是为进一步降低公司亏损,优化资产结构,提高管理效率,降低运营成本。
一口气出售10家养殖公司
根据西部牧业发布的《关于公司全资子公司出售资产暨关联交易的公告》公告显示,公司全资子公司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畜牧工程技术研究中心拟转让所持有的部分养殖公司股权、资产,具体包括:石河子开发区绿洲牧业奶牛养殖有限责任公司100%的股权;呼图壁县西牧养殖有限责任公司100%的股权;石河子市振兴牧业有限责任公司80%的股权;石河子市红光牧业有限责任公司65%的股权;良繁中心牛场的全部养殖业务资产;141牛场的全部养殖业务资产;134牛场的全部养殖业务资产;玛纳斯西牧养殖有限责任公司100%的股权;新疆西部波尔多牧业有限责任公司60%的股权;石河子市桃园牧业有限责任公司30%的股权。
资料显示,作为接盘方,新疆天山军垦牧业有限责任公司经营范围包括牛的饲养、畜牧服务业、屠宰及肉类加工、生鲜乳的销售。控股股东为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第八师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与西部牧业视同为关联法人。上述交易价格总计为13781.68万元。
对于出售上述资产的目的以及对公司的影响,西部牧业表示,此次出售资产暨关联交易是结合公司发展战略提出的,有利于改善公司财务结构,降低财务负担,进一步增强企业竞争力,符合公司长远发展规划,符合公司及全体股东的利益。通过本次资产出售,有助于降低公司财务负担,改善经营成果。本次股权出售金额较公司该部分股权账面价值高2886.80万元左右,对本期公司经营业绩产生积极的影响。
对于西部牧业上述举措,在乳业专家宋亮看来,西部牧业这是在剥离不良资产。过去两年公司亏损,造成公司资金短缺,通过出售的股权获取资金,偿还以前的债务。
宋亮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西部牧业最初业务为养殖,然后发展产品加工,事实证明这条路是不正确的,其出售资产到关联公司,剥离不良资产的同时,增加公司现金流,加大对下游产业的投入。
避免退市公司卖子或为扭亏
据《证券日报》记者查阅西部牧业公司年报发现,该公司2016年和2017年已经出现连续两年亏损,而根据公司发布的2018年一季报数据和中报业绩预告数据可见,公司业绩依然为亏损。
数据显示,西部牧业2016年和2017年净利润分别-5221.47万元和-3.67亿元,而今年一季度,公司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3575.08万元。
根据公司公布的2018年上半年业绩预告显示,公司预计2018年上半年净利润亏损3800万元至亏损4300万元,净利润同比减亏7.31%-18.09%。
对于公司业绩亏损的原因,西部牧业在公告中表示,养殖业板块增加不具备生产价值的奶牛淘汰数量,导致养殖单位成本同期增加;全资子公司石河子市天源食品科技有限责任公司产能未充分释放,相关产品市场占有率较低,销售拓展力度不强,销售收入较上年同期有所下降;乳制品市场品牌众多、竞争激烈,下属乳品企业加大产品促销力度,导致效益较上年同期有所下降;报告期内公司的经常性损益金额约为-1022万元,同比下降幅度较大,对净利润产生一定影响。
值得一提的是,西部牧业作为A股创业板公司,按照创业板公司管理规定,创业板股票连续三年亏损就会直接退市,不会经历主板股票的ST、*ST等过程。也就是说,如果西部牧业2018年不能扭亏,那么等待它的将是退市。
在业内人士看来,西部牧业出售上述10家养殖公司,为公司带来现金流的同时,也能让公司减少亏损面,为公司避免退市提前做了保障。
现金流短缺勒紧腰带过日子
俗话说,有钱的日子好过,没钱的日子难过。对于西部牧业来说,虽然公司拥有地域优势,但是资金短缺也是阻碍公司发展重要因素。
值得注意的是,西部牧业在发布出售股权及资产公告的同时,公司还发布了一则审议《关于公司2018年度向银行申请贷款授信额度》的议案。
公司向农业银行石河子兵团分行申请银行综合授信额度人民币9000万元;向进出口银行乌鲁木齐分行申请银行综合授信额度人民币20000万元;向乌鲁木齐银行石河子分行申请银行综合授信额度人民币3000万元;向农业发展银行石河子分行申请银行综合授信额度人民币1500万元。2018年下半年金融机构追加银行综合授信额度总计33500万元。
公司表示,上述授信内容包括:长期贷款、短期贷款、银行承兑汇票、信用证、保函等信用品种,授信期限为1年。上述拟提供的借款额度为公司获得借款的最高余额,可以循环使用,即提供借款后即从总额度中扣除相应的额度,归还以后额度即行恢复。
对于上述举措,西部牧业表示,根据公司业务发展需要,结合2018年度经营资金需求情况,为确保公司有足够的运营资金,拟根据公司业务发展需要,结合2018年度经营资金需求情况,为确保公司有足够的运营资金,拟向银行申请追加银行综合授信额度,最终以银行实际审批的授信额度与授信期限为准,具体融资金额将视公司运营资金的实际需求来确定。
对此,宋亮表示,对于西部牧业来说,最大的困难是资金压力和现金流问题,接下来,西部牧业可能要勒紧裤带过日子。并且在市场上不能犯更多的错误,在发展定位上应该侧重于下游产品,对品牌的宣传也要下功夫。“西部牧业拥有地域优势,地方政府也会给予资金支持,这对于西部牧业在产品研发和新品上市方面有很大的帮助。建议西部牧业不要搞太多产品,把一款产品搞好,其发展就有机会。”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