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报道,近日苏州稻香村诉北京稻香村案在苏州工业园区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北稻被判停止在糕点类商品上使用“稻香村”标识。但在一个月前,北京知识产权法院给出了完全相反的判决。
@豆豆:两方法院的判决看起来更注重对本地企业的保护,结果是问题没有得到有效解决。两企业完全可以和平共处,把各具特色的老字号传承下去。
@马果叶:北稻苏稻之争有历史原因,也凸显了知识产权保护之重要,品牌即财富,如何更好地保护知识产权,让老字号品牌得到保护传承和发展,值得深思。

中新网9月25日电
在中秋节之际,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对北京苏稻食品工业有限公司、苏州稻香村食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苏州稻香村)与北京稻香村食品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北京稻香村)侵害商标权纠纷与不正当竞争案做出一审判决。判决公告指出,被告北京苏稻公司、苏州稻香村公司停止在“粽子、月饼、糕点”等商品上使用“稻香村”商标,并赔偿原告北京稻香村公司经济损失3000万元等。

老字号商标保护应兼顾历史和现实

苏州稻香村方面表示,作为老字号“稻香村”的创立者,拥有字号的在先使用权和在先的注册商标专用权,却被判侵权,针对此判决结果的不公,苏州稻香村感到震惊也深表遗憾,同时表示,对于一审判决,将依法提出上诉,以捍卫自身权利。

丛立先

据了解,自2010年起,苏州稻香村在全国各地对假冒稻香村发起维权打假行动,据不完全统计有100起之多,无一例外获得支持。唯独与北京稻香村在商标方面的纠纷已长达十余年,两家的商标纠纷主要围绕着“稻香村”商标使用权等方面展开。2015年,北京稻香村起诉苏州稻香村,苏稻随即发起反诉。至今,苏州稻香村多次起诉北京稻香村商标侵权、虚假宣传及不正当竞争,并在北京知识产权法院、东城区人民法院、江苏省苏州市工业园区法院等地5次对后者发起诉讼(北京3起,苏州2起),苏州稻香村表示,将通过法律手段维权到底。

苏州稻香村表示,是企业之间在传统老字号商标保护上的核心利益之争澳门威尼斯人官网。北稻与苏稻围绕“稻香村”文字标识的商标大战,是企业之间在传统老字号商标保护上的核心利益之争,不仅涉及企业核心知识产权价值的实现,还涉及消费者利益的保护。妥善解决此类传统老字号商标权保护问题,需要从历史变迁、现实状况和未来选择三个方面慎重考量,最终秉持商标法的宗旨和规则解决问题

武汉大学知识产权与竞争法研究所所长宁立志教授曾表示:解决稻香村商标纠纷须遵循四大原则,即尊重历史原则、保护在先权利原则、诚实信用原则及公平竞争原则。

最近,苏州工业园区人民法院关于苏州稻香村食品有限公司诉北京稻香村食品有限公司一案的判决下达,引起社会广泛关注。此案判决北稻须停止在生产销售的糕点商品包装上使用“稻香村”文字标识并赔偿损失,这与一个月前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在北稻诉苏稻一案判决中的苏稻停止使用“稻香村”文字标识并赔偿损失的判决,形成了表面看起来截然相反的结果。

首先,苏州“稻香村”创立于公元1773年,持续经营
245年,拥有“稻香村”字号的在先使用权,是国家首批认定的“中华老字号”企业,“稻香村苏式月饼”制作技艺被列入江苏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对“稻香村”品牌已构成良好的商誉积淀。

因两个案件的诉讼主体和诉讼标的有所不同,各自形成判决在程序法上并没有什么问题,而且两案实体判决依据似乎也各有理由,但两案在讼争实质结果方面的巨大差异仍值得作更深层次的专业辨析。

澳门威尼斯人官网,其次,苏州稻香村所拥有的糕点类“稻香村”商标申请注册于1982年,该商标注册时间早于北京稻香村成立时间,拥有“稻香村”商标在先的注册商标专用权,并于2013年被认定为“中国驰名商标”,任何其他人未经许可都不得在糕点类商品上使用与“稻香村”商标相同或近似的商标标识。苏稻还曾于2003年—2008年期间两次授权北稻在糕点类商品上使用“稻香村”商标,授权期间,北稻却试图在糕点类注册“北京稻香村”和“三禾北京稻香村”,数次被驳回后于2010年、2014年分别注册成功。宁立志教授指出,这种恶意注册明显与我国商标保护制度相悖,同时违反了诚实信用原则,至于如何注册成功不得而知。

北稻与苏稻围绕“稻香村”文字标识的商标大战,是企业之间在传统老字号商标保护上的核心利益之争,不仅涉及企业核心知识产权价值的实现,还涉及消费者利益的保护。妥善解决此类传统老字号商标权保护问题,需要从历史变迁、现实状况和未来选择三个方面慎重考量,最终秉持商标法的宗旨和规则解决问题。

再次,苏州稻香村从民国时期起就广泛使用“禾”字标,并在1979年再次申请注册为商标,北稻于1996年模仿注册“三禾”字标。北稻第一步实现了对“禾”字标的模仿,第二步便瞄准了“稻香村”三个字。1996年,在明知“糕点、月饼”类商品已有注册商标的情况下,北稻在“饺子”等产品类别上申请注册“稻香村”文字商标并被核准,后续一次又一次提出在“糕点”产品类别上申请注册“北京稻香村”、“三禾北京稻香村”,其强行使用相同或者近似的“稻香村”商标已构成侵权,违反了“保护在先权利”原则。从北稻商标注册的演变史来看,不难看出有刻意攀附苏州稻香村老字号、搭创始者便车的嫌疑。老字号必须尊重历史,具备真正有传承的工艺、产品和历史文化的积淀。现在的北京稻香村宣称自己前身为1895年金陵人郭玉生在北京前门外观音寺创办的“老北京”稻香村。根据公开的资料显示,“老北京”稻香村早于1926年便因经营不善关张,现在的北京稻香村和历史上1926年歇业的“老北京”稻香村并没有任何关系,其历史为嫁接所得。此外,传承人刘振英也并非是“老北京”稻香村的学徒,而是“稻香春”的学徒(其在1926年“老北京”稻香村歇业的时候年仅5岁,不可能当任何人的学徒),这种在经营过程中间通过移花接木,把自己包装成为老字号,且进行大肆虚假宣传的行为,不仅是对消费者的欺骗,也不利于市场上的公平竞争,涉嫌不正当竞争。

从历史变迁角度考量,北稻和苏稻均与“稻香村”这一传统老字号有着确定性的历史传承,并且都形成了各自的商标权利。传统老字号的商标权,可能并不为单一权利主体所拥有。诸多先例可见,一个传统老字号因历史原因形成一脉相承之下多个老字号经营主体并存的情况并不少见。在这种情况下,各个经营主体都不具有恶意,形成的商标权利基础具有正当性,保护此种特殊情况下的商标权利共生共存是商标法的应有之义。

据了解,苏州稻香村持续经营245年,目前在全国拥有9家现代化生产中心,销售范围覆盖全国,近年来不断布局海外,并出口到30多个国家和地区,已成为中国美食文化代表之一。此番商标权之争,一方面可以看出传统企业对老字号传承的孜求,也可以暴露出中国企业在知识产权方面的薄弱与需提升。

从现实情况角度考量,“稻香村”商标在市场上已经形成了很高的知名度。从业界角度看,北稻的“稻香村”和苏稻的“稻香村”都很知名,但从一般消费者的角度看,往往只认为“稻香村”很有名,并不能很好地分清楚“此稻彼稻”。所以,“稻香村”商标的现实状况是商标已然驰名,但消费领域的具体商标认知却纷乱复杂,此时需要司法机构按照商标法厘清相关权利主体的权利边界,以避免消费者继续混淆。

相关负责人表示,苏州稻香村将会一如既往地致力于“稻香村”老字号的健康发展,始终捍卫拥有真正历史、真正传承的中华老字号,弘扬中华传统文化,打造“中国名片”。

从未来选择角度考量,应该实现品牌利益、企业利益、消费者利益等多方利益的一荣俱荣,而不是一损俱损。“稻香村”这一极具价值的传统老字号,在北稻和苏稻的共同作用下,品牌价值极高,既有的和潜在的消费者数量巨大,北稻和苏稻应该着眼于品牌及其利益更加广阔的未来,以智慧的妥协精神实现双赢式协作发展;司法机构则需要按照商标法并兼顾企业和社会公共利益,促成和促进这种多赢局面的形成,而不是相反。

加强商标管理,保护商标专用权,促使生产者、经营者保证商品和服务质量,维护商标信誉,以保障消费者和生产者、经营者的利益,促进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发展,是我国商标法开宗明义的立法宗旨。“稻香村”商标之争,科学的解决方案应该是:商标专用权保护不仅要尊重和认可历史上的权利传承,还要对现实纠葛不清的商标混淆现状加以厘清,让商标信誉与商品来源标识形成特定指代关系,不仅让生产者、经营者的利益得到保障,更要让消费者知晓有两个有名的“稻香村”,弄清楚自己消费的是哪个“稻香村”。

和则利、斗则败,是商场的一般法则。“稻香村”两家企业要有做大做强的气魄和思路,本着互不干扰的原则,将真正属于自己的“稻香村”商标做出更大成就。裁判机构要在尊重商标法基本规则的基础上,适当发挥司法能动性,在保护既有市场秩序和保护以消费者利益为代表的公共利益两大商标法原则之间找到平衡点,既保护北稻和苏稻既有商标权利,又厘清彼此的商标权利边界,让攀附者不能攀附,让消费者不再混淆。也就是,真正落实好最高人民法院在此前“稻香村”授权确权案中已经明确判决的“稻香村”市场规矩:应对“稻香村”商标作区分使用,并分别增加区分标识,任何一家均不可突出使用“稻香村”这三个字的文字标识。

(作者为华东政法大学知识产权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

丛立先

相关文章